《山海情》友情動人溫暖,真愛氣憤卻現實生活!

 

馬得福對華水的愛總算像漫天風沙中的湧泉村,在肥沃的表情中嘆息,而很難收穫真愛花瓣的害羞與懵懂的甜蜜芬芳。

這是好經典作品的特徵,默默地觸動現代人的靈魂,用大愛默默地觸動自己的靈魂,像影子一樣洗去自己的靈魂。毫無疑問,整部電視劇《山海情》具備好經典作品的特徵。

當白同學目送麥苗乘車返回時,隱忍的眼淚再也奪眶而出。

哥哥寶,生性倔強,但卻執著於真愛。

是或並非,許多這時候,生活並不像選擇一個選項那么直觀。生活中的答案絕大部分都是沒有答案的,而答案是隨著時間的變化而不容預測的,或是根本沒有答案。

生活中,麥苗稍有不如意,就拿母親白當出氣筒,但白同學默默忍受,甘願做兒子的宣洩桶;但是,當兒子想去北方旅行時,白同學小心翼翼地給她帶了棉衣,掏出所有的積蓄,默默地送了出去。白同學曉得,依照麥苗的個性,他不能須要白的積蓄,而且白只能像愛山一樣愛他的母親,但他不說大愛。

麥苗也願意做一頭為的是真愛而撲向真愛之火的飛蛾。

馬得寶和麥苗之間的真愛還不清楚,而且可能會傳至日

《山海情》,反映閩寧鎮在甘肅,的變化和成長,正在播映。整部劇匯聚了黃軒,張嘉益,尤勇智,郭京飛,祖峰,等演出明星的故事情節,精巧的情節,以及編劇孔笙,的控制,使得《山海情》成為一朵在風和沙中誕生的花。

近在咫尺的情人,變為了相隔遙遠銀河的三地人。自己的真愛氣憤卻又很現實生活,就像芸芸眾生中絕大多數人的真愛一樣,令人難忘又甜蜜,但真愛即便像曇花,像流星,一剎那絢麗,永遠荒蕪。

當初年長有生機的馬得福,寧可不為愛而唸書。但是,在母親馬喊水,馬得福的阻擾下,他繼續高中畢業,但馬得福和華水之間的真愛也走到了不完整的盡頭。

馬喊水不願意移民吊莊,但為的是支持女兒馬得福的工作,馬喊水走進吊莊,努力工作,積極主動工程建設吊莊

而言說《山海情》的真愛吧。

首先,白同學和兒子白麥苗之間的情感是最坎坷最動人的。

白同學為的是讓兒子發生改變生活環境,想讓麥苗去漳州,工作。或許她能發生改變兒子怪異的脾氣,但在麥苗眼中,她卻成了白同學殺掉她的“累贅”的不可告人的動機;麥苗收拾行李去漳州工作前一天,白同學讓兒子拍全家福,白同學偷偷地把所有積蓄放進兒子的鞋子裡。

白同學的那個小小行徑,涵蓋了白同學對兒子默默地的母愛。

《山海情》有許多感人的地方,其中最感人的是友情和真愛。

高中畢業的馬得福,成為了鎮裡的黨員幹部、職責和使命,這讓馬得福不再把真愛當做人生的全數象徵意義;水花在現實生活面前,向宿命退讓,向真愛揮手告別。

為此,麥苗蓄意漠視,自動漠視母親臺詞的愛無論白對她有多好,麥苗都把母親當做對她“無情”的人。

即使在麥苗不大的這時候,她的父親白,同學即使懼怕母女被凍僵,不得不遠走他鄉。她攢錢給母親和兒子買了一個炭爐。結果,麥苗的母親死於菸草食物中毒。因而,麥苗的心非常大:她把母親的死歸因於父親白,同學。

馬得福和華水的真愛是氣憤卻又現實生活的。

但面對貧困,唯美甜蜜的真愛之花能否阻擋風沙的打擊,能否有肥沃現實生活的考驗?

其二,馬喊水和女兒馬得福之間的情感平靜而真誠。

馬喊水移民吊莊、積極主動工程建設吊莊的背後,是一名老父親對女兒的大愛。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山海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