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和“小賤賤”瑞安·庫珀聊了聊他的新劇《失控玩家》

 

換句話說,沒有IP的經濟負擔,他反倒能更自由地實現許多想法。這時候《失控玩家》電影劇本里的許多元素也漸漸和他造成了共鳴,他開始意識到,這只不過是一個關於自我探索內心世界的故事情節。

遊研社: 瑞安,你是《疯狂原始人》裡演過 "馬爾科",現在你又在《失控玩家》裡飾演中 "馬爾科"。老是當"馬爾科"是一種什么樣的體驗?

遊研社: 我們迄今還沒見過哪部依照電腦遊戲翻拍的好影片。你曾想過拍《我的世界》和《神秘海域》,但那些工程項目都未能成為現實生活。你能無法分享一下為什么這活兒那么困難,而現在你在《失控玩家》裡又能做些什么?

遊研社:關於你的搭擋瑞安·庫珀,感覺他在整部影片裡仍然保留了很多“小賤賤”的個性?

瑞安·庫珀(“馬爾科”):是啊,我想我和“馬爾科”是有點兒緣分。有意思的是,我記得他們年長的這時候,曾在一個奢華郵輪俱樂部當服務生,當時我基本上只是個收盤子洗盤子的人,在那裡幹了一兩年。

朱迪·科莫(“縱火辣妹”):只不過我這人並不怎么酷。在現實生活中,我並非很敏捷的人,即使我的協調性並非較好。而且在飾演酷配角時我會很有壓力,我給他們施加的壓力可能將是所有人裡最多的。

在經歷了數次延宕之後,《失控玩家》總算公映了。在我們認為,它儘管沒有明晰說他們改編自哪款該遊戲,但是我們的確能感受到,影片的故事情節和該遊戲人文之間密切的取得聯繫,也是一部傑出的“該遊戲影片”。劇中讓玩家會心一笑甚至拍案叫絕的彩蛋是一方面,但最重要的是,它用一個直觀真摯的形式,講訴了一個我們可以感同身受的好故事情節。

喬:對所有人而言,這都是瘋狂的兩年。我覺得每一人都經歷了許多哀傷的事情。我們贏得了一些進展。但是,確實很難真正測度此次黑死病導致的侵害。我本人很幸運,一直都很安全,沒有患病。我希望現代人能看見整部影片,但同時我也真誠希望每一人都能健康安全。沒有什么比健康活著更關鍵的事情了。

遊研社: 你和布萊恩·米斯在《怪奇物语》中戰略合作過很長時間,此次感覺有什么相同?

遊研社: 影片公映還是延後了挺久的,主要是禽流感的其原因嗎?

喬:這是個好問題。我在《怪奇物语》裡第二次認識他,他是這個工程項目的編劇之一,每一集都導演兩集。說實話,在程序上電視劇和影片差別沒有那么大,但是布萊恩有辦法把工作效率和想象力完美融合。

我在那個行業幹了許多年了,布萊恩是那種著重女演員的編劇,除了故事情節之外,他最關心的就是配角的細節,他嗎想保證那些配角的一舉一動都自然可信。而且,他可以稱得上我們女演員的代言人。我覺得布萊恩的工作無可挑剔,他是個較好的榜樣,一個了不起的人。而且很開心能跟他再度戰略合作。

我記得現代人有時候會叫我 "夥計",它的意思並不怎么好,就比如說:"嘿,夥計,幫我拿一下這個,幫我收拾一下那個。" 我對這段經歷的第一印象挺深的,而現在我已經出演了兩個“夥計”了,它算是治好了許多我關於 "夥計"這個稱謂的傷疤吧。現在我只把它看做一個名字罷了,就這種。它只不過是一個挺溫和的平凡名字。在整部片子裡,我叫這名字也並非偶然,即使我的主要勁敵叫 "哥們"(Dude),而我最好的好友叫 "老弟"(Buddie)——你知道了吧,這片子就是蓄意這么設計的。

整部驚悚片由 “小賤賤”瑞安·庫珀執導,主人公名叫“馬爾科” (Guy,也有夥計、無名小卒的意思)。陰錯陽差之下,馬爾科獲得了一個帶給他特殊能力的眼鏡,漸漸意識到他們只不過是該遊戲裡的一個NPC,生活只是依照既定流程不斷重來,而他也開始嘗試打破他們的命運。

電影導演 Matt Lieberman 是一名愛好GTA系列的老玩家,在該遊戲裡大殺四方的這時候,他也會對他們對NPC導致的危害心存內疚。他還覺得,他們的生活有的這時候無窮循環,就像一個 NPC,被軟禁在了事先寫好的流程當中,這也成了故事情節的由來。

影片的編劇布萊恩·米斯最先在2016年第二次讀到電影劇本,那會他也覺得那個想法不太行。布萊恩後來參予了影片版《我的世界》和《最后的生还者》的許多有關工作,意識到影片是並非該遊戲IP只不過並非那么關鍵。

不過,他和馬爾科那個配角還是有許多不一樣的地方,馬爾科真的是太樂天而充滿活力了,對許多事情也後知後覺。但我指出他的氣質中有藏有一些個性,給那個配角帶來了一種很幸福的純真。我根本想不出還有誰能演那個配角。他是整部影片的中心,也是這部影片的心靈所在。

布萊恩·米斯(編劇):《我的世界》我只是有所嘗試,而在《神秘海域》上我花過很多精力,但最終還是《失控玩家》首先成為了現實生活。我想我們之而且能在《失控玩家》中作出許多尤其的東西,是因為我沒有被任何文字上的翻拍束縛住。比如說,當我在搞《神秘海域》時,雖然我有能力去製作影片本身,但我總是在暗示他們要忠於該遊戲本身,忠於玩者的期望。但是,此次的《失控玩家》,我不但能創作一部影片,還可以創作一款完整的電子該遊戲。而且它給了我最大的自由和更少的限制。

不久前,遊研社與整部電影的兩位執導和編劇進行了一場圓桌探討。“小賤賤”瑞安·庫珀,執導過《怪奇物语》的喬·基瑞,還有朱迪·科莫等等,都分享了自己在攝製過程中的難忘時刻,還有自己對影片的觀點,上面是我們重新整理的專訪內容。

喬:他在現實生活中的的確確很幽默。我想我沒見過比他更機靈更聰敏的人了。別人嗎很不錯,和他一同面對新聞媒體專訪也很有趣,即使他總愛講段子,你很難忍住不笑,嗎樂趣十足。

喬·基裡(“傑斯”):攝製現場最厲害的該遊戲專家是 Utkarsh Ambudkar,他最先從雅達利的時代就在玩該遊戲。他在整部影片裡的演出非常出眾。儘管我也玩過許多該遊戲,比如說《光环》和《使命召唤》,但我不能花很多時間在這下面。我是玩《宝可梦》和《超级马力欧64》之類的該遊戲長大的,但只不過算不上尤其中度的玩者,而且假如你要說跟該遊戲相關的梗如果,那就要問Utkarsh了。

今天《失控玩家》在國內正式公映了。

遊研社: 喬,你他們也是該遊戲玩者嗎?你討厭玩什么類別的該遊戲?在攝製過程中,你是不是試過把他們做為玩者的有意思經歷或段子偷偷地加進影片裡?

比如說,馬爾科初遇燃燒瓶男孩的那場戲,他說"這才是我的理想男孩兒",而我得做一個過馬路的慢動作——所以不須要我他們嗎減慢動作,但我曉得這會是一個非常關鍵的特寫。一想到身旁有個攝影機一直盯著著我走完這段路,我就怕得要命。但布萊恩總是會用麥當娜的歌引導我,每當我緊張時,他都會找來一個擴音器,給我放麥當娜的歌,對我而言特別提思想。我很開心能融入那個團隊,尤其是在有心理素質要求,以及和特效職能部門密切戰略合作的這時候,許多工作都很有挑戰性,但也的確很成就感。

遊研社: 朱迪,整部影片中的所有主要配角的名字都十分普通,比如說“馬爾科”(夥計)或“巴迪”(老弟),可你卻有一個很酷的名字,叫作“縱火辣妹“。飾演一個這么酷的配角你有什么感想?

電腦該遊戲翻拍的影片,水準歷來難如人意。儘管《失控玩家》嚴格來說算不上該遊戲翻拍,只是借用了許多GTA的設定,但是在片花首度公佈時,新聞媒體對影片仍然沒有太多期盼。很多彭博社還說,雖然自己很討厭“小賤賤”,但是自己覺得整部片子就是個“財政預算較為高的實拍’給他愛’視頻”。

而且說,能有幸親眼目睹他工作的模樣啊太棒了。我先是成為他的歌迷,接著和他見面,最後又在一同拍戲。當我們在同一個佈景裡工作時,我不得不提醒他們,我現在是他的同事,可無法犯花痴,要把持住他們。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使命召喚 神祕海域 瘋狂原始人 最後的生還者 光環 超級馬力歐64 我的世界 失控玩家 怪奇物語 寶可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