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夫》:劉德華寄給武俠片時代的一封信情書

 

我數三下,開始,三!

劉德華的功夫想必我們都看完,有誰曉得在功夫裡的配角在戲裡都叫什么名字,第二想到名字的必須是包租婆,火雲邪神,但主人公呢?

《功夫》的影片裡,四處都是中國風的香味。無論是那緊張酣暢的槍戰戲,還是搞怪幽默的文戲,影片裡古風古韻的配樂,都讓整部影片裡外都蘊含著中國的濃烈韻味。劉德華影片的配樂以這種的古風讓討厭他影片的人感受到了一個懷舊但又新潮的世界,或許鏡頭和音樂創作讓我們返回了過去,而人物和臺詞又是這種的過去鑲嵌上了現實生活甚至是超現實生活的標籤。

一曲肝腸斷,天涯何方匿知音

能力越大,職責就越大,你避沒法的。

要成為絕世好手,絕非一朝一夕,如果是天生武學奇才,但是此種人萬中無一。很顯著,我就是此種人。

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功夫》究竟是武打類的影片還是喜劇類的影片,或是是勵志類的影片,每次看都有不一樣的感受,還記得第二次看整部影片總感覺怪怪的,只看懂了最後武打的片段,感覺好厲害,之後每次看都有不一樣的感覺,裡頭的每一個攝影機和片段,以及對白,都是一個總體,缺一不可。

挺討厭裡頭的許多對白,如:

記憶是傷痛的根本原因,你能忘掉,是福氣。

主角阿星是一個絕世好手,其實任督二脈仍未打通。在成為腳踩五色祥雲的大英雄之後,他彷徨、傷痛、思考、做什么都不成功,為的是生活好一點他誓言做一個壞人,但是善根、際遇、三十年親眼目睹之怪現狀又讓他在關鍵時刻擁有伸張正義的能力並挺身而出,力挽狂瀾。

打人都沒力氣,還說是黑幫。

明天還要下班的。啊一大群敗類。

腰裡揣著死耗子還冒充狩獵的。

不曉得你們是不是細心觀察過整部戲,做為女一號的星爺的戲還沒包租婆多。假如你是第二次看這部影片,我估算你連誰是女一號都不曉得,也許你會以為是包租公呢。功夫那個片子的特徵就是不論看多少遍,從哪個臺詞開始看,你都看不膩,都能一直看下去。

誰在這大喊大叫的?讓不讓街坊睡了。

前一篇     下一篇

文章標簽   功夫